您当前的位置 :三板富> 资讯 > 正文
乐天、新罗撤出机场 韩国最大的免税店撤出机场
2021-03-03 08:54:05 来源:北京商报 编辑:news2020

“下金蛋的鹅”,由于利润丰厚,韩国免税店曾获此殊荣。但如今,这只“鹅”已经奄奄一息了。持续蔓延一年多的疫情重创了旅游业,而背靠旅游业的免税行业自然也在劫难逃,去年韩国免税店遭遇了有统计数据以来的首次亏损。在寥寥无几的客流量和惨淡的业绩面前,乐天、新罗这两个韩国最大的免税店只能选择撤出机场,不再续约。

北京商报

撤出机场

据央视财经消息,2月28日,韩国两大免税店乐天及新罗在仁川国际T1航站楼的经营到期。然而随着租赁合同到期,乐天及新罗决定不再续约,关店撤出。

T1航站楼是仁川机场最大的航站楼。其中乐天免税店在经营酒类和香烟的区域,新罗免税店的区域则包括化妆品及香水、烟酒、服装杂货等。这两家免税店占地面积达4000多平方米,占整个免税区域总面积的三成。

此前,机场曾三度招标、多次降租,但目前仍然无人接手。原免税店员工中有500人面临失业。

据了解,乐天免税店和新罗免税店的合约均于去年8月到期。仁川机场曾于去年3月通过招标的方式选定新的经营商,不过随着新冠疫情的持续蔓延,新经营商最终放弃经营权,因而乐天和新罗免税申请延长6个月的经营时间至今年2月末。

不过根据相关关税法,上述企业无法再次申请延长,因而乐天和新罗免税店只能面临从仁川机场撤柜的局面。

对此,仁川国际机场公社表示,将扩大目前T1航站楼里还拥有免税特许权的其他免税店的卖场面积,并促进临时运营。

但实际上,这仍难以填补乐天和新罗免税店撤柜后出现的空缺。由于目前尚无新的替代方案,因而乐天及新罗免税店原有区域暂时空置的可能性较大。相关人士表示,新冠疫情尚未稳定,目前还未找到有效的解决对策。

此外,比起高额的租金,更让免税店头疼的其实是庞大的库存。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韩国免税店行业积压了数千万亿韩元的免税品。但根据韩国相关规定,三年以上没有售出的免税品必须进行焚烧等销毁处理,这意味着服装、饰品、箱包在内的所有免税品或将被烧成灰烬。

就免税店停止运营的计划和后续安排,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两家免税店公司。乐天免税店表示,仁川机场T1航站楼店因经营权终止,自3月1日起停止营业。但是取货处照常运营,仁川机场T2航站楼店也正常运营。新罗免税店方面截至记者发稿时还没有给出回复,但是其官网声明称仁川国际机场T1航站楼店在2月25日之后已停止营业,T2航站楼店将继续运营。

意料之中

关门停业、库存不保,虽然如今惨淡,但韩国免税店不是没有过高光时刻。2008年,韩国以全球免税市场8.7%的份额,超越英国成为了全球第一,此后便一直稳居宝座。

韩国的免税业始于1964年,乐天在1980年才进入免税市场,在随后的20年间,也不过开了4家免税店。而第一家新罗免税店于1986年在首尔开业,2000年以前才开设了两家分店。

2000年以后,由于韩国世界杯的带动,韩国旅游业飞速增长,免税销售额才开始加速上扬。

到了2012年,大批涌入的中国游客在韩国免税店“大手一挥”,消费了10亿美元。次年,韩国海关发布数据,中国游客超过韩国本国游客,成为韩国免税店最大客户群。

由于以出入境旅客消费为主要收入来源,免税店在疫情下不堪一击,而韩国免税店这种过于依赖海外游客的经营模式让风险又增加了几分。

韩国免税店协会在今年初公布的报告称,受疫情影响,韩国免税店遭遇了有统计11年以来的首次亏损。其中,仁川机场免税店销售额暴跌约95%。报告还显示,去年韩国免税店销售额同比减少了37.7%。入境的访客也从2019年的约4844.3万人次下降到了约1067万人次。

根据该报告,在疫情暴发之前,国外消费者在韩国免税店的消费额占比持续走高,由2019年的83%增至2020年的94%。其中,中国消费者的消费金额占免税店总销售额的93%。但在疫情影响以及防控政策下,越来越多的中国人避开出境游,而是选择国内旅行,韩国免税店的销售自然受到显著影响。

除了游客,韩国免税店更多的业绩靠的是另外一类消费者——代购。近些年来,由于价格和地理等优势,中国代购已经成为了韩国免税店销售额的重要支撑者。有一位免税店的负责人曾表示,之前中国的代购就是免税店当中的“大客户”,在疫情期间,如果没有中国代购的支持,那么免税店内的生意将会非常惨淡。

阿金就曾是一位韩国代购。她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自己之前在韩国留学的时候做过代购,积累了一定的客户,毕业回国后依然保持着一个月飞一两次韩国的频率买东西,基本都是“混迹”在各大免税店内。

疫情发生后,阿金休息了一段时间,之后恢复了代购生意,但这次的目的地不再是韩国,而是海南免税店。以前在韩国,要早起去免税店排队拿号,热门的商品还不好买,很多还需要配货购买。加上现在出去一来一回还要隔离,成本太高。阿金说,“现在飞海南虽然时间长一点,但过关手续没那么复杂,东西还全,也不用小心翼翼地担心被查”。

探索新模式

据业界预测,如果疫情继续蔓延,并且缺乏强有力的解救措施的话,再过几个月韩国免税店行业或将面临崩溃。

其实,韩国免税店不是没有“自救”过。 比如,面对中国国内的直播热潮,新罗免税店选择与考拉海购合作,进行直播带货。在直播同时,消费者可以通过考拉海购7折购买免税店同款。

去年10月,乐天免税店宣布将引进支付宝的“蚂蚁花呗”支付,希望通过此举吸引更多的中国年轻消费者。乐天免税店相关人员表示,目前主要的中国消费群体都集中在20-39岁之间,其占比高达80%。所以本次率先采用“花呗”付款也是为疫情后中国游客大幅增加做准备。

但是,与其指望疫情向好后的海外消费者,目前如何留住本地的顾客也许才是韩国免税店最该考虑的问题。

有数据显示,韩国免税店去年面向本土顾客的销售额超过712亿韩元,刷新3月韩国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的单月最高纪录。购买人次超过57.7万人次,也创新高。免税店业界人士表示,如果疫情不出现较大变化,免税店销售额短期内将维持该水平。

而面对着境外消费者的锐减,目前韩国免税行业正努力扩大内销渠道寻求出路。有的免税店和航空公司合作,针对不断增多的无降落国际航班,在机上及市内免税店向乘客销售物品。有的免税店则设立专门的直播部门,通过网络销售允许在国内流通的库存免税品。

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东北亚研究所所长、东北亚战略研究院首席专家笪志刚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韩国免税业想要复苏依然离不开旅游业的回潮。这些目前只是缓兵之计,只有游客的到来,才能拯救在韩国免税店的困境。但这也需要国家的“松绑”和折扣让利,来快速吸引消费者。

此外还有业内人士分析,免税行业是决定一个国家旅游行业竞争力的重要产业,其发展应该与观光、文化、医疗等领域的产业相结合。在这方面,韩国的免税行业缺乏相应的战略规划,现在应该冷静地回顾过去,重新思考和设计韩国免税店的未来。

相关阅读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三板富 | 专注于新三板的第一垂直服务平台"或电头为"三板富 | 专注于新三板的第一垂直服务平台"的稿件,均为三板富 | 专注于新三板的第一垂直服务平台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三板富 | 专注于新三板的第一垂直服务平台",并保留"三板富 | 专注于新三板的第一垂直服务平台"的电头。

 

Copyright © 1999-2020 www.3bf.cc All Rights Reserved 
三板富投资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2020036824号-16联系邮箱:954 291 88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