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三板富> 资讯 > 正文
弗洛花园钟情的无人零售鲜花 分析人士表示存在一定风险
2021-08-20 16:58:42 来源:北京商报 编辑:news2020

地铁里开花店是一门好生意吗?日,北京商报记者走访调查发现,鲜花品牌弗洛花园在四惠东地铁站开了一家鲜花超市,其负责人称采用“无人零售”方式。在北京地铁,弗洛花园的鲜花驿站以柜机形式出现在换乘或闸机口附,现阶段落地的70台低于媒体公开报道的2000台。对于弗洛花园钟情的无人零售鲜花,分析人士表示存在一定风险,“采用标准化的方式贩卖非标准化的鲜花,其实有些困难”。

图片来源:企业供图

弗洛花园早期铺设的鲜花驿站正在萎缩

“无人售卖”进地铁

地铁庞大的人流量,让鲜花企业也想分一杯羹。在北京四惠东地铁站,弗洛花园开了一家鲜花超市,大约23方米,两个店员打理店铺。北京商报记者看到店内包含鲜切花、多肉、绿植以及周边等商品。弗洛花园目前已经开设两家鲜花超市,共五人负责,“无人售卖”是卖点之一。

弗洛花园负责人李先生提供的数据显示,四惠东地铁站鲜花超市的鲜切花、多肉、绿植和周边品种分别有86个、50多个、30多个和20多个。该负责人称,8月14日七夕节,四惠东新店弗洛花园人流量高达1400人次,前7日人流量达到6768人次。

在筹划开设鲜花超市时,弗洛花园早期铺设的鲜花驿站则在萎缩。李先生表示,受疫情影响,2020年1月至4月,弗洛花园在小区、写字楼里的线下鲜花驿站已经全部撤掉。“未来仍然打算部署到小区、写字楼里,主要看消费力。”李先生称。

据锌刻度此前的报道,弗洛花园早在2018年就制订了计划,要在2019年底,在北京铺设2000台鲜花驿站,但是截至2019年末,计划已经被降低至500台,而实际的投放量仅为100台。

与此同时,弗洛花园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18日,弗洛花园在北京地铁铺设了70台鲜花驿站,其中4、14、16号线等布置机器63台 ,5、6、7、8、9、10、15号线各1台。可见,当前的70台低于2019年末实际投放的100台数量。

对于未来规划,李先生抱有期待:鲜花超市未来预计将开20家;北京一共428个地铁站点,弗洛花园预计其中300个站点会投放鲜花驿站,“预计明年底会实现”。

北京商报

依靠招商扩张

在弗洛花园的退与进之间,招揽加盟商是其增加驿站和鲜花超市数量的统一方式。

弗洛花园超市总加盟费为50万元,公司负责装修、员工培训、运营等后续工作。弗洛花园将50万元加盟费分成了10份股份,每份股份5万元;加盟商投资一份,即可获得每月利润的10%。“五年内累计收益不足本金的情况下,弗洛花园会补足本金,并支付加盟商每年5%的年化收益。”李先生给出了上述承诺。

与此同时,弗洛花园仍旧用加盟方式为开设鲜花驿站做储备。据了解,弗洛花园将鲜花驿站分为ABCD四个级别,加盟费用从高到低。具体来讲,A级站点多开设在人流较大的换乘站点,总加盟费为36万元。弗洛花园将其分成10份股份,每份3.6万元。以此类推,B级站点、C级站点、D级站点的一份股份分别为2.8万元、2.2万元、1.8万元。如果加盟商投资一份股份,弗洛花园承诺该加盟商可在未来五年获取所投鲜花超市10%的净利润。

除了从加盟商处获取进账金额,弗洛花园还想用较低的地铁租金“节省”支出。“弗洛花园是政府支持的项目,全北京再找不到比弗洛花园还便宜的房租。”他解释称,商场开花店一方米30-50元,弗洛花园在地铁一方米只需要十几元。四惠东新店弗洛花园23方米,房租一月不到1万元。

实际上,弗洛花园地铁开店的成本支出上或许不占优势。北京商报记者从一家连锁鲜花店的招商人士处了解到,花店在商场的均租金为每月1万-1.5万元,每方米30-50元。可见,在房租方面,弗洛花园单个鲜花超市的竞争力并不明显。

在李先生看来,招加盟只是暂时扩张的方式。“主要是想做成一定的规模,吸引资本机构投入。未来确实有上市和融资的打算。”李先生解释称,最资本环境不太适合弗洛花园,资本对于实体行业的投入,更加关注规模和可复制。截至目前,北京商报记者在天眼查上注意到,弗洛花园尚未更新任何融资信息。

存在折损风险

开进地铁里的鲜花驿站、鲜花超市,弗洛花园都打出“无人零售”这个牌子。李先生称,“鲜花超市未来的发展倾向也是无人售卖”。

对于无人零售方式卖花,不少从业者对其未来发展持观望态度。上文提及的招商人士直言,无人售卖的形式无法传递人与人、人与花之间温暖的感觉,更像是冷冰冰的售卖形式。“线下店更需要承接一些线上服务所做不了的业务,比如用户的体验、求婚场景的布置等。”

“鲜花自动售卖,从需求到维护是一个标准化的过程。”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刘远举表示,鲜花是非标准化的商品,采用标准化的方式贩卖非标准化商品,其实有些困难。自动售卖鲜花机器是新事物,标准化商品容易复制,但非标准化的需求是不确定的、不易复制的。

对于无人零售鲜花,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同样认为存在风险,随着自动售货技术的成熟,关于食物、饮品和应急用品的自动售卖设备会增多,鲜花也是一部分。“但自动售货存在一定的成本风险。鲜花保鲜期短,如不能及时售出,损耗率会很高。”

此外,如果机器不装满鲜花产品,消费者的购买欲望会因此降低。赖阳表示,两者衡有很大难度。“装满产品如若卖不出去,会出现高损耗;产品装得很少,无法满足顾客的需求。”只有将两者做好衡,才能有很好的盈利模式,才能够科学地发展和复制。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三板富 | 专注于新三板的第一垂直服务平台"或电头为"三板富 | 专注于新三板的第一垂直服务平台"的稿件,均为三板富 | 专注于新三板的第一垂直服务平台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三板富 | 专注于新三板的第一垂直服务平台",并保留"三板富 | 专注于新三板的第一垂直服务平台"的电头。

最新热点

精彩推送

 

Copyright © 1999-2020 www.3bf.cc All Rights Reserved 
三板富投资网  版权所有 沪ICP备2020036824号-16联系邮箱:954 291 88 [email protected]